本项目低价转让: bd@youxr.com

加载中...

热线电话☎ 010-56220881

商家入驻 在线咨询
当前位置: 赢在直销网 > 曝光台 > 买食用油赚大钱? 律师提醒:这是非法传销别上当!
想了解更多直销资讯,尽在赢在直销网
文章详情页广告

买食用油赚大钱? 律师提醒:这是非法传销别上当!

发布时间:2017-07-21

“花13200元成为某品牌食用油的会员后,不仅可以连续22个月,每月得到600元的返现,还能通过拉人头的方式,赚取更多的抽成,做得好甚至半年就能赚到200多万元。”如果有这样赚大钱的机会摆在你面前,你会动心吗?

昨天,读者小佐(化名)给本报打来热线电话称,他亲戚王女士近日缴纳了13200元做食用油销售的生意,她不仅自己干,还试图说服小佐一起“赚大钱”。昨晚,记者同小佐一起,见到了王女士和她的上线,现场“领教”了他们所谓的“赚大钱”的方法。

尴尬:亲戚拉他一起赚大钱

小佐说,亲戚王女士住在大兴,昨天她突然跟小佐说,有个好项目要拉着他一起做,大家一起赚大钱。

听王女士这么一说,小佐有点儿发蒙:“做什么能赚大钱呢?”小佐仔细一问才知道,王女士说的赚大钱是做食用油的推销生意。只要花13200元买72瓶油,成为这个品牌食用油的会员,就不需要再买油了,如果再拉来朋友做会员,还能享受每个人3300元的“回扣”。拉的人越多,得到的回扣也就越多,如果拉来的朋友继续发展“下线”,那么还能按比例得到更多的“回扣”。

小佐发现,王女士所说的这款食用油是一斤装的规格,一小箱共有六瓶,分别是亚麻籽调和油、米糠调和油、小麦胚芽调和油、大蒜调和油、葡萄籽调和油以及普洱茶籽调和油。“折合下来的话,一斤油卖到了183元。”

让小佐担心的是,就在上周六,王女士还和朋友们一起坐车到食用油生产企业实地参观去了。

“她跟我说,参观后发现人家企业很大,看起来不像是骗人的,所以当场就交了13200元,买了72瓶油准备大干一场。”小佐心疼地说,王女士年近六旬,早年下过岗,每个月的退休金并不高,这一万多元钱对她而言并不是小数目。

现场:光头男大谈赚钱秘笈

昨晚七点半,为了说服小佐“赚大钱”,王女士不仅叫来跟自己一起卖油的朋友,还拉来了自己的“上线”,三个人试图一起说服小佐。为了弄清楚“赚大钱”的门道,记者昨晚同小佐一起,来到位于十里河附近的一家快餐店里。

记者注意到,王女士的“上线”,是一名看上去四十多岁的光头男子,他自称姓蔡。一见面,光头男就给记者和小佐每人发了一张产品说明。他说,这个项目他是9月28日加入的。“刚刚起步的事业,如果立马加入,肯定会赚钱。”为了让记者相信他说的是真的,光头男向记者出示了银行短信截图,只见有一笔16830元的现金入账。

“项目是日薪周结月返,如果我拉来了客户,每周会给我结算业务费,每个月还会再返还我600元钱。”看到小佐有些迟疑,光头男继续游说:“你不用担心,即使拉不来人,22个月之后,你的本金也就回来了,同时还能得到72瓶油,稳赚不赔。再说了,一万块钱存到银行里,每年的利息不多。”

“我们都活了这么大岁数了,怎么可能轻易上当?”王女士的朋友也在一旁游说,称自个儿是一名微商,以前也是什么都卖,所以看生意看得特别准。“越是好的东西,你在超市商场里越找不到。”这位朋友说,她和王女士购买的72瓶油眼下只到货了18瓶,这说明东西好才会卖断货。可能是看到小佐有些动心,王女士趁热打铁说,她去实地考察的时候发现,有不少都是老年人,大家是在看过产品之后才下定决心加入的。

可能是觉得时机成熟,光头男压低了嗓音说:“我下个星期赚到的钱会更多,有两万多元,而我的上线,半年就赚了200多万元。”听着光头男的话,王女士和朋友都露出了羡慕的表情。光头男自豪地说,他带领的这个团队目前已经发展了60多名成员。

看到王女士深信不疑的样子,小佐很担心。“我怀疑这就是一个传销的骗局。”

律师说法:很多传销伪装得很好

对于这样的一种经营模式,京师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浩律师断言,这就是传销。判断传销可以从四个特征来看,第一个特征是交入门费,像王女士花13200元买油,表面上看是买东西,但实际上她交的就是一个所谓“入门费”,这样她才有资格加入传销组织,发展下线。第二个特征就是拉人头,就像光头男所说的发展下线,并通过发动下线继续拉人加入。第三个特征是发展下线和下线的下线,王女士可以获取一定的利益,在游说小佐的过程中,光头男反复强调只要小佐拉来一名下线,就能获取3300元,而这名下线要是再拉来人,小佐还能按比例拿到钱。而传销的第四个特征具有明显的层级关系。光头男也坦承,自己带领的这60人团队已经组成了一个稳定金字塔的结构,而他也在帮助下线继续组建自己的金字塔。

许浩称,虽然传销令人谈之色变,但在实际操作中,很多传销伪装得很好,往往通过洗脑的方式让人接受。老年人沦为上当受骗的主体,即便有子女劝阻,多数老人依然执迷不悟。“我亲戚相信《北京晚报》,希望这篇报道能让她迷途知返。”采访结束时,小佐无奈地叹了口气。